【山西晚报专访】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斌:入主老字号 再创新辉煌

  作者: 发表于:2014-8-15 10:25:33 浏覽次數:
 

   7月20日,廣譽遠“國醫大師走基層暨健康産業高峰論壇”在太原星河灣酒店隆重舉行。會議准備期間,山西晚報記者對此次活動聯合主辦方廣譽遠中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斌進行了專訪。

    張斌表示廣譽遠是山西著名的老字號,是山西人民留給世界的文化遺産和物質寶藏。而廣譽遠“修合雖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的古訓和“非義而爲,一介不取;合情之道,九百何辭”的商業法則,就是晉商誠信精神和義利文化在當代最鮮活的傳承,“這也是廣譽遠堅持聯合主辦此次‘尋找晉商領袖’活動的原因”。

    “在廣譽遠,我學到了很多,它留給我們的是一個百年老字號,兩個保密配方和三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張斌說,同傳承晉商精神一樣,“我們所要做的則是堅守廣譽遠500年古訓,利用三駕馬車,讓這家企業繼續興盛下去,再續500年。”

 

做企業要有改變有堅持 

    從2003年東盛集團入主廣譽遠,到2012年東盛處理完自身債務危機,輕裝上陣。其間,廣譽遠雖然經曆過停頓,但這個百年老字號仍然在新世紀迎來了重生。對于這個已經經曆過5個世紀的中藥企業來說,不缺的是技術、不缺的是産品,而需要改進的是經營理念,需要回歸的是産品定位。張斌則是這個改變和回歸過程中的掌舵人之一。

    從一個曾經擁有40余家企業,數十種知名中西藥産品的大集團公司,來到廣譽遠,張斌首先看到的不是它的問題和弊端,而是它的傳承和堅持。用張斌的話來說,“第一步,我試圖改變,但我最後被折服了,我受到了教育和震撼。”
    初來廣譽遠,張斌發現,“這家藥廠的成本怎麽這麽高,在現代企業競爭中,奇高的成本比例自然意味著,微薄的産品利潤,這是不合理的。”他暗想,國有企業的老攤子就是不行,其中貓膩和問題一定不少。于是,他來到廣譽遠的第一個決定就是,“爲企業降成本。”其中産品原料采購自然是最大一塊。“所有企業産品所需原料全部重新招標,公開競爭,質優價低者上。”張斌下達了入主廣譽遠後的第一道改革命令。作爲一家中藥企業,産品原料自然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中藥材了。

    于是,一家又一家的企業投來了原料招標書。把標書封起來,把産品也封起來;不透露標書企業的名稱,請來中藥專家和企業成本控制專家。廣譽遠開始了幾乎全部原料産品的重新招標。但招標的結果卻讓張斌有些失望或者說惱火——所有産品合格,質量上乘的中藥材,價格都維持在原有采購價的水平上。招標的結果是,低價産品的質量不過關,質量過關的産品價格沒有降。“以人參爲例,競標的6家企業都給出了價格和産品樣本。但報價200元以下的企業,産品都又瘦又小,成分指標不合格。合格産品的價格就都在400元以上,好像大家商量好了一樣。”張斌講道,企業的老藥工說,“企業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甯可選擇貴的原料,因爲只有這樣質量才能過關,但成本就不能降到同類企業那樣。”

    但張斌不甘心。隨後,他在北京再次組織了企業原料采購招標會。請來了外面的專家和與企業利益不相幹的第三方監督。然而,結果還是一樣的,按照企業的質量標准,價格降不下來。他再次討教老藥工,“‘修合雖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這是企業的古訓,也是廣譽遠立身之根本。雖然成本降不下來,但質量萬萬不能降。這是企業堅持了500年的傳統,過去如此,現在亦然。”廠裏的老藥工講道。
    張斌信服了。他爲廣譽遠這些老藥工的職業操守所折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本來是要給這些老藥工洗腦,但卻被他們洗了腦。廣譽遠的堅持,要持續下去。成本再高我們也不能降質量。”張斌講道,“正所謂品味雖貴必不敢省物力。”

 

造産品要重基礎重文化

來廣譽遠的第一課,張斌就學到了“修合雖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的企業古訓,以及“品味雖貴必不敢省物力,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的行爲准則。張斌被這些所震撼了。而事實上,廣譽遠也正是憑借著這些堅守和傳承才能屹立中藥行業而不倒,成爲現存曆史最悠久的中藥企業。
    廣譽遠始創于明嘉靖20年,也就是公元1541年,至今已經不斷代傳承了473年,成爲中國曆史上不斷代傳承最久遠的中藥企業。它與公元1600年創始的廣州陳李濟、公元1669年創始的北京同仁堂、公元1874年創始的杭州胡慶余堂並稱清代“四大藥店”。
    張斌說,廣譽遠有許多寶貴的遺産,重要的可以概括爲“12345”。就是一個中華老字號,兩個保密配方,三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四大核心産品,以及上面提到的500年傳承曆史。早在2004年,企業的龜齡集和定坤丹就被國家保密局認定爲國家級保密配方。龜齡集、定坤丹、安宮牛黃丸的中醫傳統制劑方法、傳統制作技藝被列爲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而四大産品除了龜齡集、定坤丹、安宮牛黃丸以外,還有就是牛黃清心丸。
    正是因爲廣譽遠擁有自己的核心産品,有自己的“寶貝”,才使得當初即使在困境中苦苦掙紮的東盛集團,也不舍得賣掉它。東盛集團看中廣譽遠是東山再起的基礎,“我們要恢複廣譽遠曾經的盛名。”而如今,廣譽遠已經成爲東盛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的核心資産。
    要做好企業,首要的還是打好基礎,守住根本。張斌很清楚這一點。
    然而,由于如今中藥正不斷地被邊緣化,市面上許多中藥飲片的質量不過關。爲了提高質量、遵循古法,張斌決定從源頭上把關中藥材質量,“做藥,還是要拿療效說話。”目前,我們正在全國建立自己的藥材基地。
    龜齡集爲例,它采用28味名貴中藥材制作,有動物、植物、礦物,有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海裏遊的,它選用的藥材必須是道地純正的。例如紅參必須是六年生高麗參之天參,人參皂甙含量達4.5%,高于國家標准20倍;鹿茸必須是梅花鹿初茸二杠三叉茸尖,爲鹿茸之上上品;海馬必須是精選體長20cm以上的,生長周期長,品種稀少;牛黃爲進口天然牛黃,膽紅素含量50%以上,高于國産天然牛黃的35%。

正因如此,廣譽遠如今已經在全國建立了八大GAP(中藥材生産質量管理規範)種養殖基地。有吉林東豐縣的人參種植基地,東北的鹿基地,廣西穿山甲養殖園,浙江建德的西紅花種植基地,山西、安徽、河南的地黃、苁蓉、菟絲子種植基地等。“在這些基地中,人參必須是生長三年以上的,産品不能含有農藥殘留,保證藥材的道地是最重要的。”按照張斌的設想,百年老字號廣譽遠將向中藥全産業鏈的上遊延伸,建立GAP標准的中藥材種植基地,發展中藥飲片加工項目。

 

談未來要講定位講戰略 

廣譽遠有著嚴苛的生産工藝,有著挑剔的原材料選擇,它作爲皇家禦用藥品走過500年,而張斌的想法是要把廣譽遠做大做強,再傳500年。
    解決了産品質量,張斌爲廣譽遠重新做了産品定位、清晰了戰略發展方向。“市場消費者本身是分階段的,一款産品很難做到上下通吃。廣譽遠的精品中藥原本就是皇家禦用,所以我們把精品中藥也定位于‘精品’和‘高端’。要發展中醫藥産業、建立全産業鏈體系,主推精品中藥。”而其中,精品中藥的概念中,就要發展精品專賣店、國醫館。全産業鏈體系中包括上遊産業、中藥飲片、中成藥等。
    在廣譽遠發展的計劃中,未來將突出三大産業板塊,也就是張斌所說的用“三駕馬車”把廣譽遠再拉500年。

    其一,就是繼續強化廣譽遠的拳頭産品,高舉學術大旗,做好藥品的研究、推廣,加大臨床研究力度。把中成藥産品做好,繼續鞏固其在醫療機構中的地位。
    其二,是以龜齡集酒和加味龜齡集酒爲主的保健酒産業。未來,僅保健酒的産能就要達到30億元的水平。
    而對于精品中藥這一板塊,廣譽遠要建立百家千店工程,要在全國範圍內開設廣譽遠連鎖國醫館100家,精品中藥專賣店1000家,並且在太谷建立國家立項的中醫藥文化産業園,目前這個園區的面積在500畝左右,預計明年年底即可竣工。建立廣譽遠中醫藥博物館、中藥標本館、中醫藥養生館、名醫館,聯合中國中醫藥大學成立廣譽遠中醫學院,設立中藥種植、加工、中醫、中藥、理療等專業。
    張斌表示,國醫館就是要爲國內的名老中醫搭建屬于他們的工作室,讓消費者在國醫館既能夠尋根問病,又能夠得到心理治療,既能夠買到古法炮制的最好的中藥,還能夠養生、保健,得到食藥同源的治療。而廣譽遠的精品中藥就是針對亞健康的人群,要治未病,未來這一塊的産值規模將達到並超過100億元。


    在2013年,廣譽遠獲得了“最佳商業模式上市公司”的稱號。張斌說,廣譽遠恪守古法,正本清源。企業誠信自律,以義制利,鑄就了百年老店的輝煌。而如今,作爲上市企業的廣譽遠傳承有自,反本開新,以“遵德貴生、傳承創新”爲企業理念,承載著中醫藥文化仁德濟世的胸懷與心志。廣譽遠有著非凡的過去,也必將迎來卓越的未來。


TAG: